美国线分钟让普通人“杀人”

时间:2019-09-06

  达伦·布朗表示,这个真人秀节目测试的是人们的社会屈从性,探讨人的意志是否会被操纵,普通人是否会在社会压力的作用下成为杀人犯。

  达伦·布朗:比如迷惑别人。当人们被迷惑,且被迷惑得“很到位”时,他们就会不知所措,很容易被误导。只要是看上去稍微有点道理的信息,他们就会马上接受,完全失去平日里的谨慎和质疑。

  达伦·布朗:令我感触最深、最能产生共鸣的是斯多葛派的观点:在人的生命中,有些事情是你可以控制的,有些事情是你不可以控制的,你只要关注那些你可以控制的事情就足够了。

  达伦·布朗:包括催眠术、魔术师的技巧和手法等。催眠术是我初学的技巧,效果因人而异,我自己也能不完全理解它。我不认为它是通灵术,或其他灵性的、超自然的东西,催眠术完全是心理学的范畴。

  达伦·布朗:大多数被实验者如此容易就沿着我们设定的“轨道”表现,最终将人推下去,成为“杀人犯”。

  达伦·布朗:我早期那些表演,多呈现我多么聪明啊、多么厉害啊,但过了一段时间,那些表演就显得非常无聊,人们很快会看烦。有点像是魔术表演,观众开始觉得神奇,但是看多了,就会觉得荒谬。

  从“心理魔术师”表演“读心术”,到真人秀电视的幕后,达伦·布朗到底具有怎样的魔法?2018年8月,在位于伦敦东部新兴文艺区肖迪奇区的一家餐馆,谷雨对达伦·布朗进行了专访。

  谷雨:《达伦·布朗:就范》展现了普通人如何做出可怕的行径,想来,大屠杀、极权主义或集体虐囚,又都可以溯源到这里,在设计这个节目时,你们想过这些问题吗?

  将人从高空推下后,有的实验者哭了,有的一脸恐惧,有的茫然……达伦·布朗马上出现告诉他们这只是个游戏。不知道此时被实验者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但他们全都表示实验是积极的,让他们更了解自己。

  达伦·布朗:我认为《达伦·布朗:就范》的有趣之处在于,这个节目探讨的是“我们是谁”的问题。在过去的几百年里,我们倾向于将个体视为彼此孤立的,但实际上,个体、自我在做决定时,会受其所处环境、周围的人,以及他们所属于的某种传统的影响。我们并未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孤立。

  谷雨:在《达伦·布朗:奇迹》中,你表演了一些超自然力,然后解释自己并不拥有任何超能力,只是通过各种魔术、暗示、心理学等表演技巧来营造出这些不可思议的现象,你这样做的目的是揭穿那些用这些把戏行骗的人吗?

  “读心术”就像是在创造一种幻觉。如果你看到魔术师变出一只兔子,你大脑的第一反应是:“啊,他变出了一只兔子!”但你明明知道魔术师不可能真的变出一只兔子。我不会使用盒子、兔子等进行表演,我使用的是人们的想法、他们自己讲述的故事等,这些信息有些是建议性的,有些是心理学方面的,然后我对这些信息进行综合分析,进行表演,创造了一个强有力的“读心术”的假象。

  英国“心理魔术师”达伦·布朗是神秘又危险的意识控制大师,在Netflix近期播出的电视真人秀节目《达伦·布朗:就范》(Derren Brown: The Push)中,他又出奇招,只花了72分钟,就让一名普通人成了杀人犯。

  进化史教会人们顺从群体、服从权威是最安全的。古斯塔夫·勒庞也在《乌合之众》一书中写道: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倍感安全的归属感。达伦·布朗用这个真人秀节目提醒大家:顺从群体会更安全,但我们必须意识到顺从群体的危险,特别是在当今时代。

  其次,这个节目充满智慧,和当前的社会有关联,并能够引发人们思考,而不是很浅薄的戏弄人的节目。

  我们是澎湃新闻报道组,关于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及最新行业动态,问吧!

  达伦·布朗希望这个节目能够让人们认识到某个群体或某种意识形态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在理解了自己如何被操纵后,人们能够主动变得强大,能够说不。

  他们最初对待小事的态度,预示着他们之后的行为方式。比如,他们被诱导将素食标志插在带有香肠的食物上,这显然是在作假。这类情节令人感到紧张,甚至令人感到恐怖——假如他们这样做了,这意味着他们很有可能会继续受影响,继续做“坏事情”。

  谷雨:从“读心术”到策划《达伦·布朗:就范》《神偷大盗》等真人秀电视节目,你为何会有这样的过渡?

  我对法律并不感兴趣,只是为了一个学位。实际上现在看来,学习法律对做心理魔术师也有很多好处,培养了我善于分析的思维方式。

  我边上学,边学习催眠术、魔术等,毕业后,我也没有找正式的工作,而是开始到处表演。那段时间,政府给我发补助,支付我的房租,我演出的收入刚好够我的其他开销。之后的七八年,我成为越来越熟练的心理魔术师,也有了一定名气,还出版了两本面向魔术师的书。

  他玩过高风险的“俄罗斯轮盘赌”,也能在街上一眼看出你的职业;他诱导美国脱口秀节目主持人吃碎玻璃,也能用5分钟就令爱猫女士成为杀猫者;他能让七十多岁的老人偷走价格高昂的展览品……

  达伦·布朗:巡演期间,我会带着一箱子书,带着笔记本电脑,白天到咖啡馆写作,晚上演出。这种感觉太美好了。

  我一般避免和别人发生直接冲突,我只是把他们的“骗术”再现出来。灵媒不需要证明他们有没有在行骗,因为观众选择相信他们,但我去表演时,就得让大家知道我并没有在行骗,我只是在变魔术,我向大家解释我是怎么做到的,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超自然力、我也没有超能力,这样做可以间接证明那些行骗的人也没有超自然力。

  整个实验过程通过数台隐藏摄像机拍摄下来。节目高潮迭起:赞助商突然死了怎么应对?慈善会如何进行下去?要面临牢狱之灾怎么办?

  达伦·布朗:我护照上写的是艺人,就技能而言,我是心灵感应师,别人称呼我魔术师、心理魔术师我也很开心。我做的事情很多,很难用一个称呼去概括。假如称呼我魔术师,人们为什么要看魔术师写的关于幸福的书?我尽量避免给自己贴标签。

  △达伦·布朗告诉被实验者实验的目的是,人的社会屈从性是否已经到了你会将他人推下去的程度。

  英国观众可能更内敛,我请英国观众描述一下他的奶奶,他会说,“啊,她人很好”,然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但美国观众常会滔滔不绝,他可以说十多分钟他的奶奶是怎样一个人,他和奶奶的关系等。

  达伦·布朗:我从未去揭穿某个具体的“江湖骗子”,因为他可能会起诉你。在某次电视节目中,我和一位灵媒同台表演,有人感觉他是冒牌货,我还是宁愿相信他并没有骗人,只不过他坚定地认为自己是灵媒。有些人是真的相信,而有些人只是在行骗。

  达伦·布朗:“读心术”是我所创造的一种幻觉,并非那么容易。在现实生活中,我通常不会将它用于每个人的身上,那将太可怕了。但如果为了帮助朋友,我可以使用这些技巧,因为“读心术”可以更好地理解别人。

  至于是否有人会模仿我的心理魔术,我觉得这并非易事,因为需要很多时间才能掌握这个技能。

  你要尽量避免那些沮丧和苦涩,如同当你打网球时,最好的状态就是尽可能地把网球打好,如果你的目标是获胜,你可能就打不好了,因为你会紧张,或因为稍一落后就恐慌。但如果你的目的只是打好球,你可能会发挥得更好,更有机会获胜。这个观点接近佛教的观点,主张你不要去在意那些你无法控制的事情,把它们视为一切正常。这也是我所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

  “我是赫特福德警察局的侦探……”在一个假电话的命令下,咖啡馆店员偷走了陌生顾客身边的婴儿,因为他被告知,这名顾客是拐卖儿童的惯犯,必须将这个婴儿从她身边带走。咖啡馆店员屈从于警察这样的权威人物,做出了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

  有一次,我拿着一张并没有中奖的票券到领奖窗口,对工作人员说,“这是获奖的票”,对方回答“好”,就给我奖金了。因为我的暗示恰好消除了对方的迷惑。

  达伦·布朗:会有这个担心,但我每次都叮嘱人们不要效仿。我也担心有些人会利用真人秀的方式做坏事,比如金正恩的哥哥金正男在马来西亚被刺杀,参与该事的2人说是被人诱惑,以为是参加电视真人秀游戏。

  当你观看这个过程时,像是魔术一样。这也是很多政客常用的伎俩,他们列举很多的数字、信息,你根本跟不上……然后,政客给你一个信息,你就“顺理成章”地接受了这个信息,因为这个信息是你迷惑的“处方”。

  我也经常会使用假通灵者、骗子等常用的手段,做一些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之后我会解释我所使用的是哪些伎俩,我会揭露我的不诚实,我让人们意识到这些只是舞台表演。

  达伦·布朗:当然害怕,我记得我坐在桌前,双腿不停打哆嗦,但电视里的我,看起来非常平静。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只是我的把握并非100%。我也知道我什么时候没把握,如果我不能确定我的判断的话,我就会要求停止这个游戏。

  你可以控制的只是你的思想、你的行为。问题是,当你试图控制那些你无法控制的事情时,焦虑、挫折感就会产生。比如社会公正,你不觉得这个问题和你无关,但你得明白,即使你做出努力,结局是你不能控制的。或者你用一辈子去改变某个现状,但也要接受在你有生之年,这个现状可能并不会改变的事实。

  我现在主要做幕后,制作的真人秀电视节目多是关于其他人的,关于真实处境的真实的人,这类节目具有更多的戏剧性,也能引发人们思考。这个过渡也表明我个人的成长。

  当你观看节目时,可能会感到很多情节残酷无情,因为“戏剧化”是节目所追求的。在拍摄过程中,我们做了很多工作确保被实验者不受伤害,比如心理医生会在现场,及时和被实验者沟通。

  很多节目都是这样诞生的,我会主动提建议,但是是大家的功劳。2016年,这个节目首先在英国Channel 4播出,后来被Netflix选中,2018年初向全世界观众播出。

  用这种方式也可以有效地自卫,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事。一天深夜我在街上走,一名醉汉走向我,问我为什么总盯着他看,显然他没事找事,想找人干一架。我说:“我房子外面的墙不是4英寸高”,他傻眼了,问我“什么?”正是这种迷惑像是给他当头一棒,他有点清醒了,开始和我正常对话。

  我的节目总会招致很多争议。在其他节目中,我们有时也会在拍摄前,邀请心理医生对被实验者进行心理测试,确保他们有足够强大的内心,参与这个节目。

  达伦·布朗:我最大的兴趣是哲学,所以我写了这本关于古希腊四大哲学学派之一斯多葛学派的书。斯多葛学派的很多理念与佛教的宗旨相似,但它更具西方色彩,也更理性。

  我的一本摄影集快要出版了,书名是《怀着爱与人相见》,是我2014年到2018年期间拍摄的街景。摄影的感觉非常微妙,一方面你要专注,要观察一切,另一方面,你只是在镜头后面,你和所拍摄的对象保持着距离。

  达伦·布朗和他的节目主创设计了一系列剧情,对被实验者进行影响和引诱,看他最终是否会把一个活生生的人从高楼上推下去。除了被实验者,其他参与者都是演员,被实验者并不知情。

  被实验者的反应各不相同,但有一点相似,从始至终,没有一个人完全坚持立场,拒绝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最终结果是:4位被实验者中的3位,在72分钟后,成为了“故意杀人犯”。

  谷雨:你曾经直播表演“俄罗斯轮盘赌”,这个节目太刺激了,如果判断失误,你的脑袋会被打崩,当时害怕吗?

  △达伦·布朗诱导美国脱口秀节目主持人詹姆斯·柯登(James Corden)现场吃玻璃。

  谷雨:有人评价《达伦·布朗:就范》不符合人之伦理,因为会给被实验者带来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如何帮助他们修复心理健康?

  谷雨:《达伦·布朗:就范》这个电视真人秀节目在中国引发很多探讨,它是如何诞生的?

  达伦·布朗:没有想过特别具体的历史事件,因为在历史上“好人做坏事”这种现象层出不穷。我们希望观众可以自己去思考、联想,而不是我们给他们灌输什么观点。

  我的处女作电视节目《思维控制》(Mind Control)2000年12月播出,非常受欢迎,然后Channel 4又投资制作了第二季。后来,2003年10月,我参与的《俄罗斯轮盘赌》(Russian Roulette)播出,令我的知名度更高。

  达伦·布朗:这是包括我在内三名主创的主意,当时我们在进行“头脑风暴”,然后我说,“要不咱们就搞一场大聚会,看看能不能诱导某人让他把别人从屋顶上推下去!”之后,我们三人又讨论制定了相关细节。

  在舞台上,这是一种“读心术”,我可以创造出这种效果,使之看起来很真实。但实际上我无法真正读懂人们的想法。

  谷雨:你做的实验有的时候非常“疯狂”,比如你曾经诱导美国脱口秀节目主持人詹姆斯·柯登(James Corden)现场吃玻璃,你担心这类事情被小孩子、愚蠢的人模仿吗?

  谷雨:你会在日常生活中使用“读心术”吗?比如猜测你遇到的人的职业、对方的想法?

  后来,我被邀请录制电视节目,然后是参与录制越来越多的电视节目,成为现在的自己。

  在“杀人”实验开始之前,达伦·布朗首先用一个小案例展示了社会屈从性的威力。

  尽管被实验者可能经历了一段“黑暗”的历程,但结局是充满正能量的。被实验者们意识到:在那种情景下,大多数人都会把人推下去,这就是人性。但他们表示以后做决定时,会尽量少的受外界影响,勇敢说“不”。

  达伦·布朗:我总是关注眼前的事情,没有特别远大的理想。我在某个时间会退休,能够顺顺当当的退休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我希望能有更多时间写作,我也喜欢到处巡演。

  达伦·布朗:非常不同。比如在英国,观众的反应大都是一致的、群体性的,但在美国,观众的反应差异很大,有的吆喝“不可思议”,有的唏嘘,没有一个共同的、群体性的反应。

  “这是一个社会屈从性的极端例子,即遵从命令。”达伦·布朗指出,“因为别人说做这件事是对的,他就去做了。所谓的权威可以来自某人,或有相似想法的一群人,或仅仅是一种意识形态。这种权威可以用来维持公共秩序,但也可以诱导人们做出可怕的事情。”

  达伦·布朗:首先,节目扣人心弦,《达伦·布朗:就范》介绍:普通人会不会成为杀人犯?会不会在1个多小时内把人推下楼?观众会对节目充满好奇,并希望知道答案。

  但最终,我所使用的工具是人们讲述的他们看到的内容,我所研究的是人们如何看待现实,所探索的是某种现实会在人们脑海中形成怎样的故事。

  达伦·布朗:我上大一时,看过一场催眠师的表演,他的演出具有娱乐性,并且充满智慧。于是,我开始学习催眠术。

  当人们观看《达伦·布朗:就范》时,他们经常会说,“我绝对不会这样做,绝对不会把别人推下屋顶”,但他们并不知道,假如在那样的情况下,面对同样的压力,他们会做出怎样的反应。这也是我们所希望的,希望这个节目能够探索在某种社会环境中,个体如何做决定。

  达伦·布朗:当时,美国魔术师大卫·布莱恩(David Blaine)越来越出名,人们喜欢看他的演出,英国Channel 4电视台决定播出类似的电视节目,他们建议英国制片公司“little TV production”去寻找一位会读心术的魔术师,并答应投资。当时整个英国会读心术的也不过五六人,制片公司花了差不多两年时间寻找,最终找到了我。

  我认为斯多葛学派的一些观点在现代社会仍然非常重要,所以写了这本书。我喜欢思考,也希望在我的电视节目中能够更多地呈现出这些思考。

  谷雨:除了心理魔术师、制片人,你还是高产作家,著作包括《大脑的技巧》《纯碎的效果:直接的读心术》和《神奇的艺术》等,你要做电视节目、要巡演,怎么会有时间写作?

  达伦·布朗:我一直和被实验者保持联系,最近还和他们一起吃饭。实际上,这个节目给他们带来更多正面影响。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