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圆梦骑车去巴黎

时间:2019-05-24

  

为了圆梦骑车去巴黎

  在路上,我们本来要走312国道,结果上了109国道上,这一错让这一天多走了四五十公里冤枉路。而最初两人也想带个汽车上的导航仪,但路上充电不方便,导航仪的电量也支撑不了多久,就放弃了,换成了地图和手机导航。而一旦出了城市 ,尤其是在西部地区,手机导航就不怎么靠谱了,经常走着走着就没路了。在快到新疆的一段路上,本来是在国道上走,半路国道突然没了 ,只剩下坑坑洼洼的土坡。两人只好搬着车跨过铁丝网,到高速公路上骑行。 除了这些,还有一项是自愿捐助一元钱,这些捐赠的钱,苏夷风会沿途送给一些需要帮助的人 ,苏夷风说这笔钱现在已经有两千多了。 在路上苏夷风和李叔路过景点时会进去转一转,像月牙泉、鸣沙山、敦煌古城、瓜州等,俩人都去转了个遍。两人规划的线路也是不走近路,没有选择东欧线路,而是准备走俄罗斯和北欧,然后再到法国。 苏夷风也提到,现在通过淘宝店铺已经筹集到了差不多两万多块钱,加上自己准备的,基本可以满足这趟行程的需要。虽然很多人没说,但苏夷风也发现了,淘宝店光顾的一半多都是自己认识的同事或者亲朋好友,也算是对他行动的一种支持。 当初有了要骑自行车去巴黎的想法,苏夷风还在一家培训机构工作,两人的家境都不算富裕,而这趟旅行算下来,一个人就得花费四五万元。提前半年苏夷风就开始到处找企业或个人寻求赞助。在苏夷风的淘宝店里有这样一项服务,带着你的小物件去巴黎,全程不离身,收费1998元,而出发之前青岛的一家眼镜店找到了苏夷风,给他配了一副眼镜,让他戴着这副眼睛一路到巴黎。 苏夷风的爸爸是青岛人 ,年轻时去青海支过边,他就是在青海那边出生的,直到6岁才回到青岛,他从小就对大西北有着不一样的感情,也一直想趁着年轻出去到各个国家转一转。听了这个想法,对他有几分敬佩的李叔也想陪他一起去,虽然两人之前不相识,但一路上很快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7月24日,苏夷风告诉记者,他的签证已基本办好,就是李叔还在等,哈萨克斯坦的签证办好后要一周才能领到。苏夷风还笑着说,休息了一个多星期,竟然胖了五斤。记者 刘金德(图片由苏夷风提供) 一般情况下,两人一天能走八九十公里的路程,而最快的一次是一天走了206公里,苏夷风笑着说这二百多公里骑下来屁股都感觉不是自己的了。沿途的恶劣天气也是经常遇到 ,越往西北走,狂风和意外的暴雨出现得越多,到了新疆的吐鲁番,苏夷风算是体验了什么叫极限高温,气温最高到了47摄氏度,每走一步都感觉身子要甩出水来,而在火焰山附近,地面温度达到了73摄氏度,景区的工作人员介绍,这里地面温度最高到过90摄氏度,把鸡蛋放在马路上就能烤熟了。 由于中途要去北京办理签证,两人虽然是从青岛出发,但是真正骑行的路段是从西安开始的。从西安到乌鲁木齐,从6月18日到7月12日走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路上两人每天都会事先计划好骑行多远,从哪儿走,然后晚上到哪住宿。但出了门,毕竟路不熟,走错路也是难免的。 6月16日,青岛小伙苏夷风和出租车司机李嘉伟,开始了他们骑自行车去巴黎的行程,全程10000多公里,预计需要6个月时间。这在许多人看来有些疯狂,但确实是实实在在发生在他们身上了。苏夷风今年30岁,李嘉伟今年53岁,苏夷风习惯称李嘉伟为“李叔”。如今两人已经到了乌鲁木齐,正在等待办理签证,之后将进入哈萨克斯坦,开始国外之旅。 每到一个地方,李叔总是找到当地的邮局,让工作人员在他的小本子上盖个邮戳,苏夷风也带了一面当初出发时单位送给他的旗子,让邮局给盖上戳。李叔开玩笑说,有了这个回到老家吹牛也有资本啊。 在乌鲁木齐之前的路段,两人基本都是找便宜的旅店住宿,但出了国之后,基本就要靠露营了。苏夷风说在莫斯科之前的这段路,城市很稀少,只能晚上露营,等过了莫斯科,虽然城市多了 ,但我们也住不起了,在欧洲普通的商务宾馆,一晚上就要五六十欧元,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算。 苏夷风戏称和李叔俩人在路上是“龟兔赛跑”,苏夷风一般是卖力骑一段,然后停下来喝点水,发几条微博。等苏夷风休息得差不多了,李叔也追上了。李叔则骑得慢一些,但基本不休息。之前两人都曾骑车到过西藏,李叔虽然五十多岁了,但一直有冬泳的习惯,身体那叫一个棒,他是听广播知道苏夷风要骑车去巴黎,就决心陪着他一起去。 两人的自行车也进行了专门的改装,尤其是车后面的支架,自行车原来的支架根本支撑不了行李的重量。苏夷风算了算,平均每个人车上的行李要有 50多公斤重,直接放上去骑不多久支架就会变形。行李中不仅要有露营的装备,就连修车的各种小工具也要带上,一路上扎胎是常有的事。 在苏夷风的小店里,还有着很多特色的服务,例如骑车去巴黎,沿途发出一张明信片,收费39元;从途经的国家分别寄回一张明信片,并为你拍一张照,收费498元。而这里面还有一项比较特殊的服务,就是在骑车去巴黎的路上为你干一件事,竞彩-周六054-足球推荐-弗罗伦萨vs尤文图斯!收费888元,还真有人愿意为此掏钱,其中一位来自杭州的朋友,就给苏夷风留了个地址和联系电话,让他经过荷兰鹿特丹时,去约这个女孩子出来,然后送给他一朵玫瑰花,并告诉她在杭州还有人一直等着她回去,让她不要一个人在国外漂了,回杭州和他结婚吧。 李叔也是路上的活宝,一路给苏夷风带来了不少乐子。他是地地道道的青岛人 ,不会说普通话,一路上苏夷风还要给他当翻译,很多时候李叔一张嘴,对方琢磨半天都没弄明白啥意思。自从进了新疆,李叔说话也变味了 ,变成新疆味的青岛话了。而且每到一个地方,无论是达坂城还是吐鲁番,李叔都能哼上几句当地的歌谣。 不仅有高温,还有狂风,从吐鲁番海平面以下的高度到达坂城一千多米的小高原,中间只有几十公里,他们基本是推着自行车过去的,尤其是到了小草湖附近,风力能达到10级,下坡都推不动自行车。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