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海媚 我不是玉女更不喜欢角色被限制

时间:2019-05-27

  

周海媚 我不是玉女更不喜欢角色被限制

  周海媚年轻时拍戏经常不顾危险,威亚戏都抢着自己上阵,导致如今腰伤累累。导演为照顾她,特意安排了替身,但她仍坚持“能打就自己来”。剧中,不少威亚戏都是周海媚站在高台上独立完成的。有一场灭绝师太与白眉鹰王对视的桥段,导演组把灯笼架改造成足有两人高的纯木框架,让周海媚吊着威亚站在框架顶端,用鼓风机制造“高手对决”的氛围。“架子上的木条已经掉下来了,而且还有钉子。那场戏拍完,我腿都软了,因为站得太久。”

  来到内地后,周海媚与李亚鹏、何冰搭档主演了《生命烈火》,饰演坚强勇敢却被感染非典的医生;在《生死对峙》中饰演反派毒枭;即便回到TVB拍《学警狙击》,她也只是接了“陀枪师姐”这类硬朗的角色。虽然突破了形象的禁锢,但却未能再创上世纪90年代在香港时的那般轰动,“(对我来内地)外界应该会有很多声音吧?”周海媚笑称,但对于“北漂”的决定,她从未后悔,“我是个勇于挑战的人,确定自己是对的,就会一意孤行。”

  在新版《倚天屠龙记》中扮演灭绝师太,周海媚曾拒绝四次。她不担心扮老,只因94版年轻貌美的周芷若深入人心,她不希望毁了大家心中的经典。但在导演的多次邀约下,周海媚转念,难道二十几年后自己还得在观众面前演少女吗?“人生走到这个阶段,作为演员,已经到了可以驾驭灭绝师太的时候。”

  饰演周芷若时她不太考虑“师傅”是什么样,而如今却发现灭绝并非冷酷无情,总是板着脸,一副见人就杀的模样,反而是一位一心想让峨眉发扬光大、爱护徒弟的一代宗师。

  上世纪90年代,港剧风靡,为观众留下了诸多“荧屏初恋”。钟楚红、周慧敏、邱淑贞、黎姿……其中凭借《义不容情》《天地豪情》等剧展现不俗美貌和演技的周海媚,在1990年至1993年间三度被评为“香港最受欢迎女演员”。

  但年轻时的周海媚却对自己的美貌并不自知。那时的她近视高达1200度,戏外总是戴着一副厚厚的圆框眼镜。照镜子时根本看不清自己的模样。她笑称,感觉自己应该长得像青蛙。生活中,周海媚也不愿施脂粉,总是随性地穿着T恤和休闲裤;在排练室里为角色设计动作时,也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就像精神分裂一样。我其实并不是很女性化的。”

  从“最美周芷若”到“最美灭绝师太”,近两年,周海媚频繁被迫接受着“中年危机”的质疑。她厌弃这样的声音,也不理解外界“不安全感”的来源。

  她自认每一个年龄段,都有其最享受的状态,即便天天把镜子照破,也不能妄图改变自然的生长规律,“老就老呗,怕什么啊,为什么要怕?如果你连自己都不喜欢,那别人怎么喜欢你啊。”

  她不爱洋娃娃的悲情角色,最想尝试无厘头形象或农村妇女;她喜欢在微博上晒片场合照,却总是跷脚比“耶”,或摆出斗鸡眼、吐舌卖萌的搞怪角度。

  选美无心插柳,周海媚却因此被香港无线年,她拍摄了人生中的第一部电视剧《杨家将》。

  然而周海媚却天生藏有“叛逆因子”。两岁时,她就曾因邻居毒死了自己的狗,二话不说举起大扫把,边哭着敲邻居家的门边大喊,“你给我出来!”在学校,周海媚也总像假小子一样,一言不合便跟男同学“打架”。不仅偶尔会被老师罚站,还曾经因为把男孩子打到流鼻血而被告状。

  直到1985年,父亲为17岁的她报名了香港小姐的选美赛。周海媚一直认为,让她站在台上扮端庄娴熟,是父亲在“整蛊”她,“我曾经问他,为什么整我!然后他说怕我嫁不出去,得学学仪态。”最终周海媚因为年龄偏小,在台上又表现得活泼且“不拘小节”,被挡在15名之外。那一年香港小姐的冠军是谢宁,后来在1988年版《绝代双骄》中饰演苏樱,与梁朝伟演对手戏。

  然而,刚刚进入训练班三个月的她却并不懂得表演,每天开工都紧张到手足无措,连摄像机在哪儿都不知道。有时一场群戏周海媚只有一句台词,却不敢听前辈们说什么,只顾着埋头看剧本,心里默数一二三四,到了第五句话赶紧站出来,说完又满脸通红地站回去。当时母亲极力反对女儿进入演艺圈,要求她必须守规矩。虽然对演戏尚未培养出兴趣,但性格倔强的周海媚却跟母亲约定,如果两年之内,没演上女一号,就踏踏实实回去念书。“我挺任性的,你说我做不到,我偏要做。既然我答应了,就要尽能力去做好,不能说忽悠着、玩着去做。”

  周海媚出生于香港,祖籍广州,祖先是满族旗人。从小,父亲便对她严加管教,站立坐卧都要养成规矩;念书成绩一定要在前十名,放学后不能随便和同学出门玩,不然回家便会挨骂。为了培养女儿的礼仪,父亲还专门带周海媚去西餐厅教她如何使用刀叉,并亲自指导书法。父亲曾说,女孩子必须要写得一手好字。

  然而,从《义不容情》《今生无悔》到《天地豪情》,十年间,无线为她安排了太多或邻家妹妹,或弱女子的角色,似乎只要她长头发、大眼睛,声线轻轻柔柔,就会轻易获得掌声一片,“我不喜欢总演哭哭啼啼的角色,也不喜欢生活上被别人框死。”在所有作品中,周海媚最喜欢的是1995年拍摄的《情浓大地》。这也是她职业生涯中唯一一次出演农村题材。剧中,她从20岁的窈窕淑女演到八十几岁的耄耋老妇,一出场便是蹲在农田里上厕所的戏份,还经常要下地干农活;演到老年时,每天还要面对皱纹和满头银丝。“我觉得很好玩啊。这个角色就是挑战一个女性的一生,而且是在没那么干净的环境里。我想让大家看到,周海媚原来能演不同戏路的角色。”

  这部被誉为TVB史上最强阵容的台庆剧,囊括了周润发、梁朝伟、刘德华、苗侨伟、黄日华、刘嘉玲等一众演员。周海媚在其中饰演杨九妹,戏份多于张曼玉和赵雅芝。

  在不久前的某次采访中,曾有记者问及二十多岁的女孩子有了皱纹应当如何保养。周海媚毫无顾忌地直言,“有皱纹怎么了?五十多岁是不是就应该死了?”在她看来,再漂亮的外表,看久了也会厌烦,“颜值有那么重要吗?你的表演能不能吸引人,才是最重要的。我能理解灭绝师太的心态,而且恰如其分。我觉得大家应该对有经验的演员多一份尊重。”

  在新版《倚天屠龙记》中,周海媚饰演了性情刚烈的灭绝师太。一身冷艳的黑衣,做事疾恶如仇,雷厉风行,不少网友感慨“岁月不饶人”,25年前惊艳了一个时代的周芷若,如今却成了“最美师太”。但年龄对周海媚而言,只是一个随自然规律增加的数字,“有皱纹就有皱纹呗,老就老呗,怕什么啊,为什么要怕?”她极其坦率,“五十多岁是不是就要去死了?我很享受现在的生活,现在的工作状态。我觉得很好,很满意。”

  香港无线向来以严苛闻名,而年纪轻轻的周海媚更是公司的“拼命三娘”。古装剧中所有动作戏,她都要求自己上;没有戏份的时候,就搬个椅子坐在前辈后面,听他们分享拍戏的经验。经常困得倒头就睡,片场女厕所内有个舞蹈演员的化妆间,用几块板隔开,偶尔拍戏拍到三更半夜,周海媚拿几把椅子拼起来就睡。压力大的时候,她甚至四天四夜没合过眼,直到拍摄最后一天,周海媚才向导演申请开车回家洗个澡。一进家门看到床,周海媚踌躇了许久,最终还是转身接了两桶水下楼去擦车了,直到脑子清醒后,又马不停蹄地回去开工,“那时候还是年轻,心里想的就是绝不能睡。”

  曾有人评价,周海媚柔弱无骨的气质,巧笑倩兮的外貌,装点了她三十余年的演艺履历。但从巅峰期离开香港无线,到低谷期独自“北漂”打拼,生活中的周海媚倔强坦率,随性起来,没有丝毫美人的“自知”。

  1986年,周海媚参演的电视剧《流氓大亨》获得当年的收视冠军;第二年便演上女一号,与吕方搭档主演《赤脚绅士》。直到1994年,周海媚在《倚天屠龙记》中出演周芷若一角,成为香港地区最受欢迎的女演员之一,并被观众评为“最美周芷若”。连金庸都为她的美貌感叹:“早知是周海媚演周芷若,我就改结局了。”

  已经52岁的她说,自己没有所谓的保养秘诀,也没什么养生爱好。她认为,生活的哲学便是顺其自然做自己认为开心的事。她爱吃面食、甜食、煎炸的食物,尤其是巧克力。她的短视频账号堪比“吃播”,拍戏之余从不忘打卡好吃的饭馆。她也很喜欢玩时下流行的应用软件,一旦发现可爱的拍照贴纸,或有趣的短视频创意,总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让工作人员一起拍摄,然后兴致勃勃地分享到网上。

  合约到期后,处于事业巅峰的周海媚没有和无线续约。她不想再重复消耗“玉女”的标签。2002年,周海媚独自一人从香港来到北京。那时满大街都在播放刀郎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她听着这首属于北方的歌,决定在这个经常下雪的城市彻底落脚。她把自己在香港的事业、生活彻底归零,连宠物也一并运到北京,一扎就是十七年。“那时我感觉自己的视野更远了。”

  生活中的周海媚崇尚随性、自然,大部分时间都宅在北京的家里。她养了两只金毛,一只雪纳瑞,平日没有健身习惯,最大的运动便是带狗遛弯。工作之余,周海媚很少化妆,经常被拍到素颜出现在机场,或者穿着一身休闲服,大大咧咧的和朋友上街吃饭。

  当时很多落选女孩都躲在角落里哭啼,只有周海媚大大咧咧地四处恭喜入选的人。她曾笑称,落选并不意外,有次看回放,发现自己竟在台上笑得那么大声,确实不适合当港姐。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