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权力”腐败不容小觑

时间:2019-05-23

  “温水煮青蛙”现象明显。从所查办的案件来看,腐败人员作案时间普遍较长,短则两三年,长则10余年,每次数额多少不同,连续多年多次收受贿赂,积小错成大错,变小额为大额,最终触犯刑法。如崇安区原负责拆迁安置、建设工作的李某某,自2003年1月起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32次合计人民币42.5万元。李某某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三个月。宜兴市某建设公司原科长曹某某于2009年6月至2013年9月间,利用负责市政道路质量检测的职务之便,受贿37次,合计人民币8.2万元,曹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

  无锡市检察院分管副检察长张媛说:“我们要通过大力开展介入式预防,进一步强化职务犯罪预防意识,培养时时处处严格照章办事的工作习惯和严谨规范的工作作风;进一步完善单位内部管理制度体系,全面规范执行各项制度;进一步形成促进反腐倡廉体系制度建设的长效管理机制。”

  据统计,2013年以来,无锡市检察机关共查办科级及以下贪污贿赂案件239件305人,这些“微权力”腐败案件占到同期所办贪污贿赂案件的75.6%。有的作案时间长达十几年,有的涉案金额高达数百万元。无锡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蒋永良说:“随着反腐败斗争的不断深入,老虎、苍蝇一起打,越来越成为社会的共识和期待。虽然打老虎万众瞩目,但是普通老百姓对清除身边的腐败的呼声也越来越高。与大老虎腐败相比,治理微腐败、管住微权力,正在成为反腐败攻坚战的重要部分。”

  通过对上述案件的分析,我们发现“微权力”腐败呈现以下几个特点。小官巨贪与小官小贪并存。在立案查处的239起案件中,涉案数额10万元以下的52件;10万元以上的210件,其中受贿数额在100万元以上的43件。

  通过信息技术手段将重点岗位工作流程、操作手续及权力执行环节予以固化,使权力以看得见的方式运行。同时,发挥好综合预防监督机制作用,积极推动协调纪检、审计、财政等多部门,以及社会监督力量,形成多方齐力预防监督格局。比如,通过介入式预防,推动无锡照明管理处出台《城市照明工程验收管理办法(试行)》等6项制度,使该处对市、区道路等各类照明工程验收实行流程监督,公开权力监督事项,强化内外监督内容。

  今年来,全市两级检察机关在与人民群众生活生产密切相关的工商、税务、环保、质监、食品药品监督、市场监督管理等行政执法部门,以及涉及水、电、气、通讯等生活服务、社会保障、生态保护等与人民群众生活息息相关的单位和行业部门,进行86次介入式预防,开展课题预防,撰写调查报告6份,犯罪分析报告21份。在介入式预防中,检察机关紧盯重点领域关键环节、重要部位,督促和指导各单位部门重新审查各项流程、规定,有针对性地帮助指导相关单位健全完善制度机制建设,推动完善管理制度70余项。

  同时,“微权力”腐败也暴露了制度建设上还存在着漏洞,监督上还存在着缺失。案发单位监督制约机制的缺失或流于形式,给公权滥用留有空间。一些单位、部门“一把手”、关键岗位的负责人权力过于集中,存在“一言堂、一支笔”现象,导致权力的行使缺乏有效监督和制约。一些单位内部不同岗位、上下级之间还相互勾结,联手作案,在调查、审核、审批等诸多环节没有形成有效的制约监督机制,致使相互监督流于形式。还有些单位制度不够健全,存在一定的“有制度不依、执行制度不严、违反制度不究”等现象,特别是各项廉政制度没有得到很好的落实,规章制度形同虚设,客观上给违纪违法提供了现实可能。

  通过建立“微权力”事项清单,制作岗位“微权力”运行流程图及实施规范,将“微权力”行使纳入监督视线。比如,崇安区检察院推动江苏银行无锡分行制定了《江苏银行无锡分行招标采购管理工作规则》等4项制度。强化信贷审核发放、物资采购、工程发包等重点环节权力监控,加强单位内控机制建设,实现岗位权力精细化运作,每一运行节点都明确风险责任人员,一旦出现问题就能立刻找到对应责任主体,做到权力运作规范透明。

  介入式预防,就是在“微权力”中查找出最容易滋生腐败的节点,通过开展岗位自查、预防测试、预防建议、预防告诫、廉政约谈等手段开展有病治病、无病防病的综合性预防活动。2014年,崇安检察院尝试在民生重点领域开展介入式预防,取得较好效果。今年,这一项目在全市两级检察院全面推开。

  这是无锡市检察机关办理的一起典型的微权力腐败案件。“微权力”并非仅指“小权力”,而是指腐败人员官职不高,科级以下,最高也不过正科。这些人官虽不大,但权力、胃口都不小,熟悉制度的漏洞,凭借手中的权力,“咬一口是一口”,轻而易举地实现“蝇贪”。办案检察官介绍说,“微权力”腐败面广量大,离群众的距离最近,俗称“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这种腐败损害的是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老百姓的感受最为直接,因而对社会风气、对党和政府形象的破坏性也更加直观。

  预防“微权力”腐败,必须从制度上、从管理上、从源头上扎紧“篱笆”,堵塞“蝇贪”的漏洞,让制度和监管真正成为“伸手必被捉”的利器,确保“微权力”正确有效透明行使。而介入式预防,是无锡市检察机关针对微腐败症状开出的治疗药方。

  一个小小房管员,3年间贪污14套房改房、诈骗9套房改房,案值近千万元。最后,被法院以贪污罪、诈骗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万元,罚金10万元。

  窝案串案较为突出。在所查处的案件中,既有行贿人多头行贿或受贿人多头受贿的案件,也有“合谋串通、抱团腐败”的案件。特别是在拆迁、食品药品安全、生态环境、住房保障等民生领域,窝窜案占到半数以上。最为典型的是拆迁安置领域,这是一项需要各个环节相互配合的复杂性工作,涉及工作面比较广,并受到相关财务制度的制约,行为人仅凭自己的职权单独作案较难以得手,因此在拆迁补偿领域的职务犯罪案件中,涉案人员往往联手作案、集体作案。2014年开发区检察院查办的孙某某等四人涉嫌贪污一案中,某村党支部书记孙某某伙同主办会计、村主任陈某某等人,时分时合,在协助街道管理、发放拆迁补偿资金的过程中,利用职务之便,多次采取虚造拆迁补偿支付凭证的手法,骗取拆迁补偿资金52万多元占为己有。

  在每个单位,检察机关都以身边“微权力”腐败案件为反面教材,强化廉政警示教育,不断增强党员干部廉洁从政意识,提升党性修养。督促各单位通过制定党风廉政建设工作要点及责任分解实施方案,严格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以制度规范倒逼行为规范,促使相关人员严格遵守政治纪律、组织纪律,提高拒腐防变的能力。

  一些“微权力”看起来不起眼,却是权力的毛细血管,在社会治理的肌体上无处不在。有个段子说得很形象:官不在高,有权则灵;水不在深,能捞则行。在查处的“微权力”腐败案中,有的涉案人仅仅只是某一个事项的经办人,可一旦主观上动了贪念,客观上缺了监管,腐败就像野草一样疯长。原某区委宣传部陈某,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利用部门报销发票的机会,先后30次将706张个人酒店住宿、餐饮消费的发票予以报销,甚至连吃肯德基、奶茶、豆浆等类似消费的发票都混在其中,从而贪污公款16.7万余元,并收取广告商贿赂近16万余元。

  “蝇贪”现象频发的背后,暴露出了权力的错位与失控。官僚主义、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权力崇拜等腐朽思想在涉案人员头脑中不同程度地存在,从而私欲膨胀,心理失衡,心存侥幸,认为没人知道,别人也都这样做,组织上不会查到自己头上。于是“随大流”、“不拿白不拿”、“下不为例”,最终,在犯罪泥潭中越陷越深无法自拔。宜兴市某馆原馆长周某某被查处后,一番话发人警醒:“近十多年,我看到读书时成绩不如我的同学买了别墅、开上了宝马,觉得自己的付出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自己在思想上开始慢慢降低了要求。”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